因詩美|我們需要改變命運嗎?

發布日期:2019-08-23 15:46

爲了小小的夢想與更好的生活

遠離家鄉,孤身拼搏
不是所有的漂泊都有酒喝
不是所有的孤單都有肩膀依靠
不是所有肩膀都能接住你的歡喜憂傷
有人說,創業是爲了財富
有人說,創業是爲了自由
有人說,創業是爲了光鮮
可光環的背後
又有多少人能看到真實......


90後第一次創業
“那一刻,我覺得自己像個乞丐”
微信圖片_20190823154819.jpg


剛畢業的我對未來充滿憧憬,不想按部就班的工作。


于是我借了母親的積蓄,自信滿滿的創業了。母親雖然擔心,但依然咬咬牙借給了我。然而,隔行如隔山,免不了跌坑。資金投入了很多,然而不但沒賺到錢,還把母親的積蓄賠光了。


饑腸辘辘的我,用兜裏最後幾塊錢買了個烤紅薯。付完款,提起塑料袋,繼續向前走。


突然,“啪”的一聲,紅薯掉到了地上,摔成爛泥。


看著地上的烤紅薯,我強忍住了眼淚,那一刻,覺得自己像個乞丐。

“現在,我沒退路,必須成功!”




苦苦支撐的女性創業者
“每次偷偷哭完,笑著回到公司”

微信圖片_20190823154831.jpg



曾經的我極爲自負,想“站著把錢賺了”。但慢慢的,做市場銷售,受委屈是家常便飯,不僅不能站著賺錢,還得認慫;不僅要認慫,還要跪著撿“殘羹剩飯”;不僅要跪著撿“殘羹剩飯”,還要“口才好”。


迫于無奈,一個獨自在外打拼的女孩,卻喝成了“趙二斤”、“趙三斤”。


曾經,我陪客戶喝白酒,一圈下來,喝了2斤多,硬是沒倒。客戶走後,陪酒的同事倒在草坪上,不遠處有個大洞,差點掉進去。


2016年,我經曆了人生最低谷。身背累累負債、團隊內耗嚴重、庫存積壓……我得了嚴重的抑郁,和人正常交談完都會偷偷情緒崩潰、淚流滿面。


但是每次偷偷哭完,我依然笑著走進公司。
“渡過低谷,回頭遠眺,這一切成了我的創業力量。”



背負家庭的媽媽
“我錯過了寶寶第一次喊我媽媽”

微信圖片_20190823154833.jpg



十年之前,我打個噴嚏都有人噓寒問暖,我睡不著有人陪著瘋,我無聊有人陪著鬧,有人縱容我所有的無理取鬧,認爲關于我的一切都很重要。


十年之後,在家相夫教子,在外拼搏創業,甘苦自知。


忙碌的創業,讓我沒有太多娛樂和照顧家庭的時間。


我唯一的娛樂,就是淩晨1、2點躺在床上看半集電視劇。通常看著看著,便睡著了,而我也從未完整看完過一部電視劇。


不僅如此,我也沒有時間照顧寶寶。寶寶出生後,我幾乎未休産假,便投入到業務中。每天早上寶寶還沒醒時,便急匆匆出了門;每天晚上很晚回到家,寶寶又睡著了。如今,寶寶已7個月大,但我卻基本沒陪伴過他。


前不久,寶寶第一次喊“媽媽”,是對著奶奶叫的,因爲我不在家。每每想起都有遺憾,卻又無可奈何。
“有媽媽在,寶寶可以放心做個孩子,有寶寶在,媽媽才能用心做個大人。”




陷入泥潭的事業女性
“放棄吧,在家做家庭主婦多好”

微信圖片_20190823154834.jpg



曾經的我風光無限,事業巅峰光環加身。


我一度忘記創業的初衷,事業陷入了泥潭,“當時覺得,完了,要崩盤,天塌了。”心如刀絞。家人們都勸我,“放棄吧,在家做家庭主婦多好。

那段時間,經常很晚回到家裏,一個人呆呆地坐在沙發上,內心備受煎熬,苦苦支撐,腦海中不斷閃現窘境:囤貨堆積如山,信譽倒塌被當騙子,團隊瓦解,人心渙散……“到底該怎麽辦?”我不斷地反問自己。

我創業,不是爲了當秘書,端茶倒水;當膽小的職員,坐在會議室後排;當一個擅長忍耐的人,消化所有的不公;當一個軟弱的人 ,躲在廁所裏哭。

撐著我度過那些日子的動力,少不了團隊堅定支持“老大,我們支持你!”。少不了女兒那一句:“媽媽加油!”。
“總說創業很慘,我卻知道自己的使命感。”




創業到底是什麽?

是背井離鄉與獨自拼搏?

是甘苦自知與持家默默?

是姐妹芥蒂與埋在心底?

這世間最美好的詞,不過是虛驚一場。

每一秒,我們都有機會,

讓下一秒,變得更好。

因爲真正決定命運的,

不是運氣,而是選擇。

所以,不用介意別人對你的期望。

改變命運的力量,存于我們的內心。

你是誰?